ad_hljrbdaily

桩锤声中英雄吼 治裂堵坝排万难

2019-09-12 17:32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记者 刘楠 吴树江

9月11日早八点,台风“玲玲”过境已经两天,胜利农场二号排水站大堤上钢桩、石料袋、防水布层层叠叠。巡堤的工作人员不停巡视,随时测量钢桩倾斜角度,以此判断大坝由于洪水压力而造成位移所带来的风险。“从标志杆看,这里17小时移动了两厘米。”水务局长连全江手拿卷尺指给场长魏文华看,这个壮硕的汉子抗洪以来瘦了20斤。

demo.jpg

“‘玲玲’来的当夜,浪高一米,瞬间风力九级。如果不是事先做好充足准备,加固了大坝又盖上了防水布,大坝肯定会被大浪掏空发生溃坝。”回忆起当天的惊险情景,魏文华历历在目。他的面前是汹涌狂暴的洪水,背后是70万亩的良田与家园。迎水一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demo.jpg

70多公里的堤坝,魏文华每天都要巡查十多个小时。“堤坝内外水面落差两到三米,一旦溃坝那就是一泻千里。”望着泡在水里的玉米,魏文华反复说的两个字就是“揪心”。入汛以来,胜利农场先是连续降雨形成内涝,排水尚未结束,挠力河水开始迅猛上涨,一天最多涨40厘米。内忧外患,让胜利农场的防汛压力骤然增加。情急之下,魏文华想起一个“战友”——黑龙江农垦勘测设计院水利一处专家陈开煜。2013年两人一起在青龙山抗洪,当时尚不知名的陈开煜像金矿一样被魏文华从火线发掘出来。

demo.jpg

大堤上,身材略显瘦弱的陈开煜被一群魁梧的壮汉围在中间。他不慌不忙,声音镇定。“这里再打一排加强桩,间距50公分。”“这里不能再上干土,不能再给大坝增加压力。”陈开煜根据降水频率、水位水速、土质特点,不停调整着抗洪方案。“多亏了这位抗洪专家,我们才安全守住了大坝。哪里打桩、何时下料,如果没有开煜的指挥,我们抗洪队员的一身力气难免用错了地方。”

demo.jpg

魏文华回忆,最凶险的时刻发生在9月4日下午五点半。由于河水突然上涨,一段70米长的大堤短时间内发生大幅度位移,并伴有滑坡。如不及时加固,几个小时之内必然决口,坝内最少20万亩庄稼将遭受灭顶之灾。当时,在200多名抗洪勇士中,陈开煜就像一根定海神针。他双脚不停起动来回勘察,心中迅速反复计算,终于决定好最关键的打桩点,随着他手指定位,魏文华迅速插下第一根钢桩,手起锤落,四米长的钢桩牢牢钉在大堤上面。随着叮叮的锤声,第一排43根钢桩把风雨飘摇的大坝初步稳定下来,这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两点半。那一夜阵阵的锤声惊心动魄,让魏文华感慨不已,抗洪间隙写下诗歌以示敬意,其中一段写道:党委策,专家断,坝上行,脚不乱。与君赞睿谋,战士倾耳听君言。桩锤声中英雄吼,治裂堵坝排万难。兄弟农场手相援,百里长堤心铸坚。

demo.jpg

经过那一夜的严峻考验,陈开煜心中更有了定数。大堤上,针对连全江刚刚测量的位移情况,他再次指挥抗洪队员们断续增打加强桩。一时间,20多名抗洪队员火速运来钢桩,魏文华带头喊着号子插桩、抡锤。细雨中,大堤上,叮叮的锤声伴着有力的号子构成了一幅充满力量的抗洪图。

布置完此处的任务,摩托艇载着指挥者们向下个子堤巡察点开去。船上,陈开煜平静地说:“我五岁的时候,我爸去抗洪,我家却被洪水冲走了。巨大的伤痛让我记到现在。我不能再让洪水毁了人们的家。”说话时,冰冷的浪花打不时溅在他的脸上。远处大堤上面的防水布反着白光,犹如一副副的银色铠甲。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