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项目聚起民间演出力量 东北大鼓唱出新故事

2019-04-26 21:11 来源: 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赵宇清

“松花江南好地方,我的家乡在五常。凤凰山高人称赞,拉林河水弯又长……”这是一群东北大鼓的民间传承者近日在《传承弘扬非物质文化遗产五常市2019年文艺汇演中表演唱段《我爱你五常》。其实在五常这样的演出很多,几乎每隔一周,在五常镇文化站就有一场东北大鼓的演出,而且演出都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

demo.jpg

200余年历史的东北大鼓曾濒临失传

五常东北大鼓是国家级非物质遗产项目,已有200余年历史。1744年前后,清八旗子弟到黑龙江拉林一带屯垦戍边,东北大鼓被军中士兵带到五常。东北大鼓初创时期是艺人自弹小三弦自唱,腿上绑“节子板”自己击节,也叫“弦子书”。后发展成一人自击书鼓和简板说唱,另有人操大三弦等乐器专司伴奏,说唱表演采用东北口音。五常东北大鼓是东北大鼓在黑龙江的一个流派,它融合了当地满族音乐的诸多元素,尤其是大量吸收了满族萨满仪式中演唱的萨满古调,除“小口”、“大口”两个板腔体唱腔外,另有曲牌三十余个。

但是这个历史悠久的曲艺品种一度曾面临将要失传的窘境。现代社会生活让人们娱乐的方式更加多元化,电影、广播、电视、电脑、手机不断吸引着大众的目光,东北大鼓的观众也因此不断流失。有名望的东北大鼓艺人大多谢世,而相对“年轻”一些的东北大鼓艺人也日渐年迈,东北大鼓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困境。

面对这种情况,五常市在2010年6月组织举办了首届东北大鼓研讨会暨首期培训班,并邀请了东三省东北大鼓各个流派的百余位老艺人参会。老艺人们不仅在会上畅谈了带徒经验和传承建议,而且还现场教授唱腔和鼓板打法。此后,这个研讨会每年举办一次,培训班迄今为止已举办了12期。

demo.jpg

民间力量成为公益宣传者

12期培训班极大地壮大了东北大鼓的民间传承力量。京旗风艺术团团长孟庆霞就曾是培训班的学员。孟庆霞和她的团队很忙,她们每周两次到五常市青少年活动中心教小学生们唱东北大鼓,隔周在五常镇文化部演出一次,每年十几次到敬老院慰问演出,最近还要应邀到五常市山河镇下乡演出。这个艺术团所有的活动都是公益性质的,分文不取。孟庆霞和她的团队成员们用的木板、鼓箭、演出服都是大家自掏腰包购置的,不仅如此,她们每次到敬老院演出时,还会自己出资为老人送去水果和糕点。孟庆霞说,我们在这样的付出中得到了快乐,我们去年开始辅导的30多个小学生现在已经可以演出了,敬老院的老人们也非常喜欢看东北大鼓表演,与我们一起演出的一些歌舞艺术团也对东北大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与我们一起学习这门古老的艺术。令我们开心的是,我们所做的公益活动,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传承东北大鼓的队伍中。

东北大鼓这一非遗项目凝聚起了越来越多的民间演出力量。银河艺术团团长揣艳杰的父亲就是东北大鼓艺人,揣艳杰年轻时就随父亲学习《岳母刺字》、《许仙借伞》、《会师百鸡宴》等唱段,近几年又在五常东北大鼓传习所学习了《京旗出关》、《赞五常》等新段子。揣艳杰说,东北大鼓这技艺她已扔了很多年,但是父亲去世时给她留下一副钢板,所以她又将这技艺捡了起来。起初,她只是教她的几个小姐妹学东北大鼓,后来一些看过她演出的观众也成了她的学员,现在她把这些学员组织起来,成立了银河艺术团,免费为大家演出东北大鼓的唱段。

demo.jpg

鼓书唱段再添新故事

因为学习东北大鼓人数的增加,五常人创新性地将东北大鼓原来单口说唱的形式,变成了群口说唱,而且唱段也变得更为短小。为了充实演出内容,近几年五常人又新创了一些东北大鼓的唱段,而这些唱段都是由付国儒来担任编曲的。

付国儒是五常东北大鼓传习所的辅导教师,曾在五常市文化馆同多位艺人学习过东北大鼓的伴奏和编曲,京旗风艺术团和银河艺术团的成员都是付老师的学生。付国儒告诉记者,五常东北大鼓的演唱书目大多取材于明清小说、流行戏曲和民间传说,比如《黛玉悲秋》、《孟姜女》、《许仙借伞》等。1949年后,五常东北大鼓又出现了大批现代曲目,如《杨靖宇大摆口袋阵》、《茅屋逢春》、《歌唱雷锋》、《十万火急》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又出现了《老两口夸富》、《李兆麟抗日史》等新书目。五常大鼓传承谱系的第一代传承人舒焕章还创作了现代书段《江姐进山》等作品。近几年五常市新创了一些歌唱家乡的唱段,比如《京旗出关》、《我爱你五常》、《赞五常》等,最近他又与一位词作者合作完成了新作品《五常稻花香》,这部作品打算在今年大米节上亮相。付国儒说,东北大鼓是五常的瑰宝,他也希望人们通过听东北大鼓,能够更加了解五常,并且愿意来到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走一走。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