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龙江“国宝”故事丨远古冰川“第一”猛犸象

2019-04-30 09:39 来源: 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董云平

编者按

东北大地,物华天宝,灿若星辰。我们脚下的土地,是中国北方各族人民繁衍生息的家园,是中华文明孕育形成的摇篮之一。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本报即日起推出“70年·龙江国宝故事”专栏,本报将带你走进博物馆,走近非物质文化遗产,踏访历史文化遗址,梳理我省文物精品,国粹精华,讲解它们的前世今生,通过采撷文物美、历史美、精神美,挖掘文物背后的精神,感受前人留下的灿烂物质和精神财富,获得龙江发展前行的营养和力量;激发龙江人爱护中华文物、珍惜龙江好物的热情,产生“一眼千年”的自豪感。

demo.jpg

松花江猛犸象化石骨架。

走进省博物馆的展厅,一具用钢材做支架组装完好的巨型猛犸象化石便映入眼帘。那仰天昂起的头颅,威武高大的身躯,如同一头栩栩如生的大象跨越岁月时空向我们奔来。

这具猛犸象身分显赫,不同凡响。它,是我国发现的第一具完整的猛犸象化石,当时在国内外引起极大轰动。后来它又在全国十几个省进行过巡展,还曾作为中国人民的友好使者,在日本、加拿大等国展出。时光如梭,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它依然雄风不减,屹立在黑龙江省博物馆的展览大厅中,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宾客。

我国第一具完整的猛犸象化石

省博物馆的猛犸象,1973年3月发现于黑龙江省肇源县三站乡松花江中游北岸的一级阶地上。当时,作为我国出土的第一具巨型完整的松花江猛犸象化石的消息传出,令全世界目光在这里聚集。

猛犸象出土时,当地的村民以为是龙骨,能避邪治病,纷纷动手哄抢一空,大小几十块猛犸象化石散落在村民家中。省博物馆闻讯后派人来到现场调查发掘,三站乡人民公社派民兵看护现场,并挨家挨户收回散落的猛犸象化石。当时,有村民按照传说对化石进行了“实验”,否定了龙骨一说,加之县、乡、大队干部的积极努力工作,被村民拿回家的猛犸象化石最后被全部收回。

当时正值初春,土层还没解冻,给挖掘工作带来很大困难。最终,经过18天的细心发掘,使得这具猛犸象化石较为完整地出土了。它也因此成为我国发现的唯一完整的猛犸象化石,填补了国内没有完整猛犸象骨架的空白。

专家们根据这头古象的骨骼特征,同时也是为纪念它的出土地——古松花江畔,最后为它起名为“松花江猛犸象”。为了弄清它的确切年代,省博物馆专门请中科院考古研究所为它作了C14测定,断定其年代为距今21200±600年。

60岁巨象失足落水葬身冰窟

据省博物馆自然部主任杨秀娟介绍,松花江猛犸象属长鼻目,真象类,是猛犸象家族中个体最大的一类。猛犸象生活在欧洲、亚洲和北美洲的寒冷地区,时代为更新世晚期。它在地球上曾繁盛一时,到距今约l万年前的全新世绝灭。一般的大象身上无毛,而猛犸象身上却披着长长的毛发。最先由苏联西伯利亚北部冻土带的鞑靼族人发现,“猛犸”即鞑靼语“巨大”之意。

这具猛犸象身高3.33米,体长5.45米,门齿长2.05米,臼齿显示出它是一只老象。因为象长到十五岁时就会长出第一对臼齿,长到25岁时长出第二对臼齿,长到45岁时长出它们最后一对臼齿。而这只猛犸象不但最后一对臼齿长了出来,而且还有相当的磨损,所以据此推断它至少活了60多岁,是一头老象。

关于这具猛犸象的死因,众说纷纭。根据它出土时的埋藏环境,专家推测,两万年前初冬的傍晚,当时古松花江刚刚结了一层薄冰,这头古象吃了干草后口渴,拖着沉重的步子,移动灵巧的长鼻,缓步来到松花江岸边喝水。江边结冰了,它向冰上走去,“咔嚓”一声,古象失足落水,它一阵哀嚎挣扎,最终葬身冰窟。经过江沙埋没,皮肉烂了,而骨架却完整地保存下来,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只雄伟、健壮的松花江猛犸象。

繁盛于冰期终结于变暖

据专家们介绍,在我省发现的猛犸象化石基本都是更新世晚期(4万年至1万年前),这个时期的猛犸象在世界上的分布范围最广,化石标本保存最多。松花江猛犸象是猛犸象家族中的一员,特点是体型大,门齿相对平直且短,臼齿齿脊相对较少。

猛犸象是随着冰期发展繁盛起来的一种大象,全身披满浓密的长毛,背部有一个类似“驼峰”一样的背瘤。其主要作用就是储存养分,用于在食物缺乏的时候补充体能。这也是猛犸象这种动物能够适应寒冷地区,能够长途迁徙的主要原因。也正是因为猛犸象的适应能力强,它们的分布很广,几乎遍布整个北半球的北部地区。

昔日的冰河世纪的庞然大物,在距今约1万年前,突然灭绝,离我们远去了,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国际上对于猛犸象动物群的灭绝有很多假设和理论,如:一,人类过度捕杀说。在北美猛犸象的灭绝发生在距今1.4~1.1万年前,当时正值人类的活动十分强势,因此,被认为猛犸象的灭绝与人类过度捕杀有关。二,气候变化说。冰川时期结束,地球气候变暖。猛犸象无法适应生存环境,只能向更冷地方迁移,因此活动范围缩小,庞大的猛犸象无法获得足够食物慢慢走向灭亡。三,气候变化——人类猎杀与干扰综合说。冰川末期气候变化是猛犸象灭绝的主因,而人类的活动加剧了猛犸象的灭绝。由此看来,我们的祖先古人类在几万年前和它们相遇过甚至把它们作为猎物,且被捕杀的数量离现代越近越多,生与死之间的平衡遭到破坏,数量就不可避免的迅速减少直至绝灭。

猛犸象最终在地球上消失了。但是,在松嫩平原广阔的土地上,却留下了它们珍贵的遗骨,并为研究我省更新世晚期以来,松嫩平原一带的古地理、古气候变化提供了极具价值的实物资料。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