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兰堂儿子动情讲述:我永远怀念他

2019-09-17 17:45 来源: 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

他是有线电视维修行业中响当当的技术能手;他在面对急难险重的维修任务时总能冲锋在前;他把生命最后一刻永远定格在中国共产党98岁华诞的光辉旗帜上。17日,黑龙江广电网络集团穆棱分公司宋兰堂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哈尔滨举行。

报告会现场,宋兰堂的儿子宋双做报告回顾了父亲朴素又闪光的一生,回顾了与父亲的点点滴滴。

 

 

永远怀念他

——追忆我的父亲宋兰堂


我叫宋双,是黑龙江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穆棱分公司建设运维中心技术员,宋兰堂是我的父亲。

我父亲是个非常普通的人,老家在山东乐陵,兄弟姊妹5个里边儿,他排行老四。父亲偶尔在家的时候,会和我讲起我的爷爷奶奶,两位朴实厚道的农民,没啥文化,虽然家里边儿那么穷,却硬是供5个孩子都上完了学,还能讲出“读书志在圣贤,为官心存君国”的话来。

父亲和我讲这段话的时候,我猜他当时也不一定能全听得懂,但却一定能感受到这字句里的中直勤勉、堂堂正正。高中一毕业父亲就参军入伍,用爷爷的话说可以去精忠报国了。

demo.jpg

父亲是个好兵,他爱部队、爱国家,他把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部队,献给了祖国

我的童年就在他繁忙的军旅生涯中度过,父亲留给我童年的记忆很少,最深的是在我三、四岁的时候,我和母亲随军到部队。晚饭后是我和父亲最快乐的时光,我缠着他骑着自行车带我在大院里转悠,夕阳下,地上拖着一大一小两个长长的身影,我和父亲欢乐的笑声,一直在我记忆里回荡。

父亲在部队隶属于通信营,主要工作就是安装、维护通讯天线,确保部队通信畅通,工作场地不是在大山上就是野地里。经常是在山上、野地里一待就是一天。夏天顶着烈日、冬天冒着严寒,饿了就吃口随身带的馒头,渴了喝口水壶里水,夏天还好过一些,冬天只能抓一把雪放进嘴里解渴。

demo.jpg

曾经为了降地阻,保证信号传输质量,父亲带领着战友,硬生生在山岩石上挖出来0.5米深、0.3米宽、1260米长的沟,为此还受到了部队的嘉奖。

在服役期间,父亲多次随部队前往非洲执行援助任务以及维护大使馆通讯设备的任务。这项任务艰苦不说,还非常危险。特别是非洲的蚊子体型大,体内携带各种病菌,稍有疏忽就会留下终身的疾病。而往往,父亲都是主动请缨前往执行任务。

这些事,父亲从没有向我提起过,都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我为自己有这么了不起的父亲感到骄傲,但是也觉得父亲有些陌生遥远。母亲平静的话语背后隐藏着担心和后怕。即便如此,母亲也从来没有拖父亲的后腿,只是一心期盼着父亲的平安归来。

服役十七年,经历众多艰险,1999年父亲转业回到地方,一家三口终于可以朝夕相处了。但是我却发现父亲常常看着部队时的照片发呆。

直到我实现了父亲的心愿,穿上军装,他看向我时,好像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我才读懂他当年的心情,也读懂了他后继有人的满足和欣慰。

父亲是个好员工,他爱单位、爱家人,但在大家和小家之间,他永远选择的是大家,用自身言行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2002年,父亲成为穆棱市广电局有线台的一名新兵,负责的工作也很是普通:线路抢修、故障处理、入户安装。但父亲把这视为生命中一个新的起点。

不记得有多少个严寒酷暑、凌晨深夜的日子,只要是接到线路抢修电话,他总是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就赶往抢修现场,只是为了保证这条细细的光缆畅通无阻。

demo.jpg

父亲不喜欢讲话,我们之间的交流很少。但我知道他把爷爷那句“读书志在圣贤,为官心存君国”的话传述给我的用意;从别人嘴里听说他在部队里、单位里的那些事迹和成绩,我也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骄傲。但是同时我也有点遗憾,我希望能跟父亲更亲近些。直到三年前,我也进入广电网络,与父亲成为了同事,家中又多了一个不能按时回家的人。

demo.jpg

父亲好钻研,他的爱好是无线电,他所会的基本都是自学的,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事情,就一定要弄个明白,单位里的技术难题都找他解决。父亲已经很多年没有为自己购置新衣服了,他的钱大部分都让他买了零件和工具,当成宝贝一样锁在家里的小仓库,以前只能让我看,却不让我碰。而我成为网络新兵以后,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父亲开始让我共享他的小仓库、共享他的学习和创造了。和父亲成为同事以后我很幸福,他和我聊天时的表情不再那么严肃了,聊的时间也长了:最近你维护的基站情况怎么样啊?上一次故障你是怎么修的啊?那个问题你想怎么解决啊……还常常提醒我每次上杆前先用手推两下杆,查看杆的牢固度,上杆时手和脚一定要配合好,每上一步都要踩实,上杆后要系好安全绳,戴好绝缘手套后再开始维修作业,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

demo.jpg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没有在家吃过一顿安稳的年夜饭。老话常说:好过的年节,难过的平常日子。而对于我的父亲来说却恰恰相反,好过的平常日子,难过的年节。记忆中的除夕夜父亲几乎都是坚守在抢修一线度过的。

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二0一五年腊月二十三,小年的那一天晚上,父亲为了处理穆棱镇红旗一队,位于海拨六百多米的无线发射站故障,顶着刺骨的寒风进行维修,下山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四点多钟,父亲的手、脚全都冻坏了,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我也为有一位这样的父亲感到自豪。从那时起我就立志要像父亲那样,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

父亲心里永远装的都是咱穆棱的电视用户,惦记着怎么保证大伙无论何时都能收看上电视节目。在他心里有一张广电网络图,穆棱市100多个无线直放站,全都刻在他的脑海里,清清楚楚、如数家珍。

可真正轮到家里的事,他就顾不上那么多了。我结婚的时候,他顾不上陪我一起购置新家具,甚至婚礼当天才从检修现场赶来;他常常顾不上,本来答应好要带母亲去医院打针,却总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后,一次次向母亲道歉。

那一年,供我父亲读书明理、教我父亲“心存君国”的爷爷病危,而等父亲把手头工作忙完赶过去的时候,爷爷却已经等不及看他最后一眼。这么多年,我父亲每每想起,都是泪流满面……

demo.jpg

宋兰堂同志在抢修有线电视线路过程中不幸以身殉职,图为事发地。

他心里装着那么多工作上的事,却装不下他自己。常年的野外艰苦作业,他一身伤病,可他就是不顾及自己的血压血糖、不顾及复检的提醒、不顾及医生一次次催他入院的告诫。我和母亲常常偷偷地担心他的身体,担心他在哪一天会突然倒下,却不想他离开我们的方式是不再回来。直到他就这样离开了,我才想起,父亲才刚刚55岁,还没能兑现退休后陪陪母亲出去转转、没能兑现闲下来教教孙子的承诺。

我的父亲,一心无私、终生奋斗。他从不空喊口号,却用毕生的时间、用生命,坚定地践行着一个共产党人对党的忠诚、对事业的担当和对祖国的热爱。父亲用了18年时间,撑着单薄的身体,用双脚踏遍了穆棱方圆6000多平方公里的山山水水,沟沟壑壑。

我将沿着父亲的脚步,接过他心中的那张广电地图,继承他的遗志,无悔一生,为服务用户、发展壮大广电网络而继续拼搏奋斗!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