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朗乡林业工人“育”出冰雪花海

2020-01-14 17:36 来源: 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文/摄 记者 周静

冰雪花海里赏冰乐雪,龙乡湖上冬捕冰钓,鹅湖上泼水成画,东山上与鸟嬉戏,地窨子里大家一起包饺子迎新春……来自成都的格桑卓嘎在童话朗乡嗨翻了,不一样的“过大年”让这个美国留学归来的女孩开心到爆,仿佛回到童年时光,直呼朗乡就是梦中的“香巴拉”。

和格桑卓嘎一样,来自四川、西藏、湖南、安徽、天津等地的游客,都在朗乡流连忘返,尤其对冰雪花海念念不忘。

demo.jpg

朗乡是个小镇,镇内面积仅有4.8平方公里,但林业施业区面积达2647平方公里。从高空俯视,浩瀚林海中135公里的环朗公路好似一枚神秘的钻戒,而小镇朗乡如同钻戒上的那颗蓝宝石。伊春森工集团朗乡林业局的建设者们按照“天人合一、园镇合一”的理念,把小镇打造成一个森林公园、一个美丽的“童话王国”,花海就是这个王国的“后花园”。2019中国森林旅游美景推广地“最美花海”评选中,朗乡花海荣登榜首。今冬,朗乡的林业工人们在没请一个外援的情况下,用习惯于栽树、伐木的双手,开始了“艺术创作”,冰雪花海里共有15个板块:既有破浪前行的超级航母,也有栩栩如生的百鸟朝凤,既有和谐美妙的音乐广场,也有活色生香的林海人家,既有能“吹雪”的鹅湖,也有可“飞翔”的滑道……12月开园以来,累计接待本地和外地游客15万人次以上。

demo.jpg

“从夏天这里还是花海的时候,我们就在谋划冬天怎么干。11月末开工,我们一早就进园子工作,晚上看不清了才回家。”59岁的马宝林当了多年林业工人,如今却和他的同伴们一道当上了“雕冰匠”,还是那双手,还是那把锯,“过去锯树干的是粗活,现在做冰灯雪雕用的是巧劲儿。”

马宝林从小生活在林场,参军复员后又回到林场工作,“2013年之前我一直在木材生产主线:伐树、打丫、集材、装车、防火、防汛……啥活都干过。2013年停止采伐了,我们就都闲着了。2016年新一届领导班子提出发展旅游,我们就把原来的贮木场开辟成花海,夏天种花,冬天做冰雪。”

“我们这些作品还有些粗糙,可这是我们通过自己双手创造出来的,心里还是充满了自豪感和幸福感。”马宝林说,干惯了砍树伐木这些粗活的手,要干些栽花种草、雕冰砌雪的艺术活,还真是有些难度。

demo.jpg

做第一届冰雪花海前,公司派马宝林带几个人到哈尔滨冰雪办学习,造雪、工具、流程……一一学完了,人家问他,你们有雕刻师吗?他说没有。人家说,那你得雇雕刻师,一天800元。“这钱我们可拿不起!后来老师说,那你们找几个木匠瓦匠,至少得懂点施工的人来。” 就这样,为了冰雪花海,马宝林们开始各展其能:营林技术员何学凯会看图纸,就负责将图片放大比例,领着大伙干;唐军涛做过木雕,就负责精雕细琢的“巧”活;消防员、油锯手发挥特长砍冰锯雪…… “虽然开始我们冰锯的不直,雪磨的不平,可我们一直都敢‘整’。”

demo.jpg

“这四年冰雪做下来,我觉得我们有三个改变。”马宝林说,“一是技能上的改变。过去我们只会伐木头,现在我们夏天能做园艺工程师,栽花种草做造型,都没问题。冬天我们是冰雪雕刻师,今年我们做‘百鸟朝凤’,伐木工唐军涛和庄树敏雕的动物‘拼盘’,栩栩如生。二是思想上的改变,过去我们习惯了等靠要,等政策要补贴,现在我们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自己的生活。三是收入上的改变。旅游发展了,我们夏天每月能增加1000多元,冬天也能增加七八百元。不仅仅我们,那些宾馆、饭店、出租车,林业工人再就业机会也多了,大家的收入都提高了。”

“朗乡的冰雪有着不一样的形态与动人故事。这故事里有伊春森工人失去世代伐木生计,逼迫转型升级的阵痛失落和焦虑,更有粗手变巧手的成为了园艺师、训鸟员、木雕匠和冰雕民间艺术家华丽转身的自豪与骄傲。”成都壹格加实业集团董事长刘晓军带着首批60多名“体验官”从四川来到朗乡,深呼吸、深睡眠、深度游,对朗乡的冰雪有着更深刻的解读。他的朋友圈每天都在刷新朗乡的美景,呼唤更多的人一睹朗乡冰雪花海的风采。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