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在一线|年轻天使拼命的样子

2020-02-13 19:57 来源: 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

1月27日,哈医大二院派出46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抗击疫情,这其中以80后90后年轻人为主要力量,他们活泼有朝气、勇敢有担当。我们撷取了3位团员的战地日记,来倾听年轻的医护工作者面对疫情的心声。

demo.jpg

demo.jpg

demo.jpg

我为身上的白衣骄傲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在武汉十天了,从最初得知入选援鄂医疗队,到进入武汉参加岗前培训,到走上工作岗位的所见所闻,从刚开始的激动心情到现在的责任与使命,我感慨万千。

2月1日,是我踏上新岗位的第一天,虽然已经合格通过岗前培训,但面对陌生的工作环境和非常规的工作模式,内心还是忐忑不安。在病区内穿着严密的防护服,戴着双层口罩和防护镜,6小时工作下来好狼狈,鼻梁及两侧皮肤直接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深深的红印,我不知道我的护目镜里滴下来的是汗水还是泪水,实战比我想象的艰难,但心里始终有个坚定的信念:我能挺过去,继续加油!

可能是已经有了第一次上战场的经验,再次进入到病区工作已经没有了紧张的情绪,已经可以克服防护装备带来的压力,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为患者排忧解难,在治疗疾病的同时还要兼顾到他们的心理状态,给予他们战胜病魔的信心。这几天工作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感动和温暖,在这里听到最多的就是“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听到第二多的话就是“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来支援武汉”。病区里有位阿姨竖起大拇指的那一刻,我流泪了,心里的泪,深深地明确了身为白衣天使的责任和使命,也为这身白衣感到骄傲自豪。

援鄂医疗的工作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希望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早点结束,恢复这座城市往日的繁华,也祝福我的小伙伴们平平安安的回到家人的怀抱!

哈医大二院呼吸科护士 孔祥凝

东北女汉子不服输

2020年2月4日,天气晴 ,早八时,是我来武汉支援的第一个白班。嗯,确实有点晚,我们普通病房一组,是最后一组进病房的,一开始还听到其他队员说我们幸运,但其实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只等闲的滋味并不好受,一身技能无处施展的滋味儿更不好受。每天都是从已经上前线的队员那里了解了工作的经验,跟我担心的一样,相对于工作量问题我更害怕生理上带给我不可控的压力。

耳听不如亲历,在养精蓄锐做足思想准备的8天后,心情迫切的我今天终于走向武汉协和医院西区11楼住院部,我们组的两名护士长谦姐和慧姐帮我一起穿隔离服,包的像个粽子,生怕我有一点儿露出来的地方,谦姐在我的隔离服上写了我的大名!我要上战场啦!

进病房头半小时我还自负地觉得我身体素质可真好啊,活动量和幅度都很大,可是很快我就感觉开始乏氧,憋得直跺脚!早上的工作量很大,需要为患者做雾化、静点、换药、测体温、录体温、执行医嘱、急查采血,还需要在喘憋的情况下大声多次核对患者姓名,护目镜勒得头疼,大口呼吸还有一点恶心……天呐,再一看时间才过了40分钟……还有五个多小时,这种无法呼吸的恐惧感,简直太难受了,瞬间想要将所有防护扯掉!

就在我坐下休息调整的时候,我看见武汉本地的护士们还在忙碌,有一个小护士还正在痛经,仍在坚持, 那一瞬间我被她们的敬业精神深深打动了!我想,如果不是这次疫情,她们也不过是一群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子,是家里的明珠,是被疼爱的妻子,是受宠爱的女朋友,她们不是拥有钢铁般的意志的铁血汉子!她们坚持下来只是因为——职责所在!这一瞬间,我真的哭了,是敬佩!

而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也放弃了家里的温暖来疫区支援,而现在我却要输给自己的体力?我不服气!这才是我第一个班啊!我一个东北女汉子,怎么可以认输!就凭着一股子东北人特有的倔强脾气,我坚持到了最后!在护目镜有雾的状态下,成功埋针和采血,那一刻,业务上的成就感压制了生理上的反应。出来的时候我本来一个不爱喝水的人,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给我一瓶水!我一饮而尽……希望这场疫情赶紧过去,恢复往日的自由生活!       

哈医大二院呼吸科护士  李玥

让我们携手,还原武汉的美好

2020年1月27日落地武汉时已是凌晨,带着家人的不舍、朋友的牵挂、战友们的叮嘱,我们已经拉响战役警报!

经过反复的实战演练,2月4日我迎来了我第一个夜班,凌晨一时三十分,我准时出发前往医院接岗,那条路车行也就十五分钟左右,但我感觉无比的漫长,里面包含着太多情绪,看着霓虹灯下车身行动的影子,那么真切。我告诉自己,你将用你的一切经验技能去帮助需要你的他们!

当我穿戴防护后,瞬间的窒息感令我不适,我认为自己太娇气了,搭班的小伙伴是协和当地护士,她们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说:“老师,感谢你的支援,如果不舒服告诉我们,可以休息一下。”在护目镜雾气中,懵懂的眼神相视,她们也许比我还小一点,我只是摇了摇手,“我可以,没关系!”

平时的病房,这个时间病人都是熟睡的,可是现在由于是疫情特殊时期,病人们显得无比焦躁,我穿梭在病房里,汗水浸透了我的衣服,但我需要适应,因为他们需要我。我在为一名年轻患者测血糖时,隔壁床传来弱弱的试探:“你是东北人么?”我惊讶了,她是带着不是很正宗的东北话的武汉阿姨,她说她婆婆家是东北吉林的,带着高氧面罩、监护仪的她,没有亲人的陪护,应该更孤单吧!我回复她:“阿姨,我们一起努力,战胜病魔,一起回去看看东北的一切!”那一刻好像我们都有了希望的种子!

现在我已经慢慢适应了那种窒闷感,也熟悉了与本地医护的交流合作,武汉全体医护向你们致敬,你们是可爱的、可敬的!作为同一战壕里的成员,我也为自己骄傲自豪,让我们携手同行,还原你们一个完整的家!

哈医大二院呼吸科护士 许博薇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