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社交”撬动“红包经济”

2016-02-18 10:00 来源: 黑龙江手机党报      作者:

demo.jpg

“摇一摇摇到手酸只有一块五,咻一咻咻到没电还差敬业福”,从今年春节的这句流行语可以看出,“手机发红包、抢红包”俨然已成为现在的“新年俗”。

抢红包最激烈的除夕一过,各公司纷纷晒出成绩单。先看腾讯阵营,除夕当日微信红包的参与人数达到4.2亿人,收发总量达80.8亿个,是羊年除夕10.1亿个的8倍。微信红包从除夕到初五的总收发次数达321亿次。除夕参与“刷一刷”QQ红包的总用户数为3.08亿,共刷1894亿次,90后占比75%。美团点评则从2月3日至14日联手手机QQ、微信、北京卫视等总计发放15亿元红包(现金+优惠券)。阿里阵容的战绩为,除夕当晚,有超过1亿观众通过支付宝“咻一咻”抢到春晚红包,共瓜分了8亿现金,总参与次数达到了惊人的3245亿次,是去年春晚互动次数的29.5倍。其中,79万人集齐五福平分2.15亿元,人均271元。微博方面,截至除夕零点,网友抢微博红包的总次数超过8亿次,其中有超过1亿网友抢到红包。新浪董事长兼CEO、微博董事长曹国伟也在新年零点准时送上99999元大红包。微博网友互动量比去年除夕大幅增长76%。

电子红包“飞”起来的这个春节,焕发着勃勃生机,春晚8亿红包,你“咻”到了几块?微信拜年红包,你收到了多少?这个春节你又发出去多少红包?人们在这种“新年俗”的抢红包互动中,在欢快的指尖跳动中,体会着从未有过的心境。

“红包大战”之后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望群内群外,人人兴奋,两眼放光,魂牵梦绕。手机之外,一片萧条,线下活动,统统推掉。到夜晚,看绅士名媛,捧手机笑。为了块儿八毛,引无数土豪不睡觉。”这首网上流传的《沁园春·抢红包》形象地展示了今年春节“抢红包”盛况。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逐渐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现如今,红包的概念和意义发生着让人始料未及的变化,它不再是春节的专属节目,也不再只是孩子们的蜜糖,“抢红包”成了全年无休、老少皆宜的活动,对于“抢红包”这种社交行为带来的经济行为,专家学者和普通市民、商家有着自己的感受和见解。

专家

红包“升温”下的资本运作

“红包经济”无疑是今年大数据中的一个热词。

黑河学院经管学院教师李月秋说,“电子红包告诉了大家一个现实,什么是资本运作。以微信为例,数据显示仅仅2天微信绑定个人银行卡超亿张,干了支付宝8年的事,大部分人抢的是‘块八毛’,但积累起来的量很可观。若30%的人发100元红包共形成60亿的资金流动,延期一天支付,民间借贷目前月息2%,每天的保守收益为420万元,若30%的用户没有选择领取现金,那么其账户可以产生18亿的现金沉淀,无利息。这就是资本游戏。”

事实也是再明显不过,采访中学习经济专业的段晓萌直截了当地说:“一块两块的红包能表达什么情谊,微信、支付宝推红包,无非是为了绑定你的银行卡,推广他们的支付和理财功能。商家总是有他们的目的,对于老百姓来说,就是无聊打发时间图个乐而已。”

移动支付市场竞逐加速

随着互联网和手机移动支付逐渐普及,传统的长辈给晚辈派发红包的节日习俗,在互联网时代被赋予了新的形式,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手机红包拜年。

数据显示,除夕当天微信红包参与人数达4.2亿人,红包收发总量达80.8亿个,是2015年除夕当日10.1亿个的8倍。支付宝红包互动次数达到3245亿次,是2015年春晚互动总次数的29.5倍。李月秋认为,电子红包已经由个人之间的活动,变成了更多企业参与的营销活动。2016年红包模式的升级,像是一剂催化剂,带动互联网经济向更广更深的维度迈进。“红包大战”热火越烧越旺,互联网巨头看重的是其背后巨大的移动支付市场。

“互联网红包即时互动性强,红包一方面能够快速积累用户群体,培养用户的移动支付习惯,增加用户黏性;另一方面可借移动支付串联起多个生活服务消费场景。”佳木斯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维刚说,“从13日蚂蚁金服发布的支付宝数据显示,支付宝红包互动中三四线城市参与用户占比达到64%,超过一二线城市。可以说,抢占三四线城市移动支付市场将是未来主战场,过去这一年移动支付在三四线城市扩张脚步加快。”

红包背后的“品牌营销”

业界认为,从去年的全民红包潮,到今年支付宝、微信与线下众商家狂下“红包雨”,归根结底在于,强化用户移动支付的习惯,扩大移动支付人群规模的同时,也隐藏着巨大的品牌营销价值。

比如支付宝选择沃尔玛、家乐福这样大型的、连锁的商户,微信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开放,选择了很多小商户。“品牌的出现频率和时间,远大于视频广告等形态,更能促进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互动。”李月秋说。

市民+商家

“点对点”支付方便快捷

今年春节期间,哈尔滨市民杨爽算是真正体会了一次“微信红包”的便利。除夕当天,杨爽带着孩子打车赶去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的婆婆家过年,“我们离婆婆家并不算远,但带给婆婆过年的年货很多,我们拿不过来,只能选择打车了。”杨爽没想到的是,临下车时才发现自己没有零钱,掏出百元大钞递给出租车司机,司机洪师傅恰巧也没有零钱,“咋办?”已过不惑之年的杨爽灵机一动,抄起手机对洪师傅说:“你有微信吗?我给你发红包付车费可以吗?”就这样,两人加上了微信好友,杨爽通过“微信红包”支付了12元的打车费。

杨爽告诉记者,以前上初中的儿子总嫌弃她这个当妈的在接受新事物时不够“灵光”,“这次我家宝贝都对我刮目相看了呢。”杨爽笑着说。她还告诉记者,目前仍和洪师傅保持联系,“有需要用车的时候,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他。”杨爽说。

从陌生人到微信好友,这种“互联网+社交”的新型支付方式无疑撬动了消费市场。做微商快两年的关晓彤对这点体会颇深,“经过电子红包热潮后,大多数人的第三方支付习惯被培养起来。”晓彤称,以前年龄偏大一些的顾客不会用微信零钱包、支付宝转账方式付款,最近这一年她明显觉出变化来,“这些顾客开始慢慢学习如何使用手机支付方式,从发微信红包学起,比如有人买600块钱的运动鞋,她会发三次‘红包’跟我结账。”晓彤说。

隐藏“微腐败”

微信红包不可“任性”发

记者了解到,微信红包单个上限为200元,如此规定就是为了防范风险,有人认为,“这就类似新浪微博140字的限制,降低门槛,易传播,易参与。”还有人认为,200这个峰值,应该是考虑到我国人均GDP和人均CPI以及我们的基本国情和春节习俗以及防止赌博等因素,“似乎100略少,300稍微多了,250不吉利,200好像没什么太大问题,都能给得起,也愿意给。”更有人大胆猜想,“有反腐的因素。”

有专家称,微信红包、电子预付卡目前正在成为“送礼神器”,一方面在于其隐蔽性,微信红包、电子预付卡等都是依托网络、移动终端进行交易,送礼者和收礼人不用见面接头,动动手指就能完成,不显山露水。另一方面,电子红包面额往往相对较小,以微信红包为例,一天单个红包最多200元,全天累计红包上限8000元,这种小面额红包往往打着人情世故、礼尚往来的名义,更容易让人放松戒备。对此,在2014年9月,中纪委有关领导就曾表示,中纪委已将“利用电子商务提供微信红包、电子礼品预付卡等”列入“反四风”查处范围。(记者车轮)

从“社交行为”到“经济行为”

今年春节,广大手机用户宁可“摇到手抽筋”、“盯到眼发花”也要奋战在“抢红包”的一线上。那么,手机红包究竟影响多少人?哪个年龄层是红包高频用户?红包里收到的钱又都花到哪里了呢?近日,《中国互联网红包大数据报告》发布了以对超过一万七千名城市手机网民真实调研的大数据,对互联网红包背后的这一系列秘密进行了详细解读,记者通过对身边人的采访印证了今年“红包经济”的热度。

手机红包城市网民渗透率达85.9%

“大过年的,大家都忙着用手机发红包、抢红包,春晚都没看几眼”,哈尔滨市民秦扬向记者描述了今年自家“抢红包过除夕”的情景。“小侄女在外地,直接把红包发到孩子妈妈的手机上了,没机会聚会的几个大学好友也互相发了红包,在亲戚群里大家也抢了好几轮红包……”秦扬还粗略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光除夕当天他给亲戚、朋友发出了三十几个红包,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大约2000元左右的红包支出,而他也“抢”回了1000多元,“不算不知道,一算发现今年手机红包比前两年多出好几倍”,他明显感觉,今年手机红包特别“热”。

《中国互联网红包大数据报告》的统计数据印证了秦扬的判断:除夕微信“红包”收发总量80.8亿次,同比增长近8倍,支付宝“咻一咻”是去年的近30倍,微信红包、QQ红包收发总量达到122亿个,达到去年的7.5倍。红包浪潮迅猛,那么互联网红包究竟影响了多少人呢?报告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1月,互联网红包在城市手机网民的渗透率为89.5%。

全民狂欢激活“银发经济”

30岁的秦扬是“手机控”,从互联网红包刚刚兴起的时候他就开始参与了。两年多来,他发现身边“抢红包”的中老年人变多了,他也在去年教会了已经五十多岁的父母如何发红包、抢红包,“今年除夕,我家就是我和媳妇还有父母四口人一起抢红包的,我爸妈玩得可开心了,差点忘记包饺子……”。

“在这场全民狂欢的游戏中,没有人愿意被落下。”数据显示,20至39岁的互联网红包用户,使用频率高于其他年龄段网民,渗透率在90%以上,“75后”、“85后”组成了红包高频用户的大军。但是,数据也表明,从19岁到50岁的手机网民,对互联网红包整体使用度都很高,而且互联网红包已从年轻人开始向中老年人扩张,50岁及以上用户,互联网红包渗透率也达64.6%。

父母原来是对互联网产品相对绝缘的人,为何现在如此热爱抢红包?秦扬认为,“他们抢的不是红包,是亲情。”他说:“我们家亲戚多,但分布在全国各地,好久也不能聚上一次,建立微信群之后,大家在里面发发红包、抢抢红包,互相交流和沟通变多了,父母年纪大了,特别愿意用这种有趣的方式与亲人传递情感,他们给晚辈发红包也特别大方。”

统计报告也佐证了秦杨的说法,在高龄人群中普及互联网产品和服务,一直是一个难题,但红包+社交的组合成功用情感激活了不少白发网民。在50岁以上使用互联网红包的手机网民中,日活跃用户达28.1%。同时,相对年轻人更重视娱乐性,年长者更在意金额的多少,50岁以上的用户,10.9%认为单个红包应超过10元。所以,中老年用户发红包比年轻人“更豪气”。

成为“日需品”“培养”第三方支付习惯

通过支付宝、微信收到的红包钱不仅可以用来直接发红包,还可以进行转账、手机充值、生活缴费、信用卡还款等金融活动,这给秦扬带来不少便利,所以他刚收到的1000多元红包并不会转到银行卡中提现,而是放在手机红包里,用于今后的日常消费。

“社交+红包已经从节假日引爆点,完成了向日常长尾的延展覆盖。”统计数据显示,红包已不再是传统节日的专属,货币互联网红包使用者中,如“秦扬”一样的日常使用渗透率达到75.5%,远高于春节期间的50.2%。

那红包收到的钱又被用在哪里了呢?据报告,78%的用户有过将红包收益再转发给他人的经历,完成了钱从红包到红包的社交流转,但也有12.2%和9.4%的红包收益用于电商购物和线下消费。钱的流向表明,“社交流转让红包用户群获得更大扩展,随着社交+电商和社交+线下的服务升级,这种生态规模会增长更快。”

除夕当天,除了现金外,秦扬还获得了一些商家的优惠劵,他也觉得很实用。报告表明,73.4%的用户和秦扬一样认可优惠券类互联网红包给生活带来的便利,甚至有4.5%的用户认为这是生活的必需品,“已经离不开了。”

“红包让移动互联网与线下商业有机结合,进而成为发展新用户的重要渠道。”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红包热潮将国内用户的第三方支付习惯培养起来,“从节日走向日常”的互联网红包成为日需品,让未来更多线下服务将更容易采用手机支付等形态,这将催生巨大消费市场,带来无限商机。(记者闫一菲

链接

“慷慨哥”除夕当天发出近8万个红包

1.除夕当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80.8亿,超去年8倍,一共有4.2亿人参与。

2.微信红包收发峰值出现在年初一00:06:09,每秒收发40.9万个红包。

3.发送红包次数省份排名:广东、江苏、浙江、北京、辽宁。

4.收到红包次数省份排名:广东、江苏、浙江、四川、北京。

5.收发微信红包个人最值数据:“人气哥“:来自四川的男性用户,除夕当天收获5279个红包;“慷慨哥“:来自陕西的男性用户,除夕当天发出79193个红包。

真正的“红包”还没到来

今年除夕,中国微信红包发送总量超过80亿;除夕当晚,微信红包曾达每秒40.9万个的峰值。朋友互发、商家活动、节目推送,情感搭台、经济唱戏,一场红包大战,让这个春节格外热闹,可热闹之后,总感觉还差点什么。

仅从几个互联网巨头来看,春节期间,腾讯投入QQ现金红包2亿元、支付宝“集五福”派送2.15亿元、百度钱包福袋发放现金3亿元,微信红包总收发次数达321亿次,红包里装的都是不掺假的真金白银。笔者要问,春节过后,这些躺在全国各地手机里的钱,做什么用?恐怕不是为了继续留着发红包。商家出钱出力哄你高兴了一个春节,该注册也注册了,该关注也关注了,恐怕它早没了那个精力、更确切地说是没那个心思再“陪玩了”。

对普通网民来说,亲朋好友之间互赠红包,表达的是心意,追求的是乐趣,不是市场行为,更谈不上经济活动;但于商家而言,就“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在民众沉浸在抢发网络红包的乐趣中时,互联网巨头们却在挖掘背后的商机。商家狠砸重金抛出红包诱饵,显然不仅仅是为了给你送上一份节日祝福那么简单,它看中的,是通过小小红包能否撬开移动支付市场的大门。

移动支付与我们有何关系?它正在紧密影响和改变生活方式,并且在我们身边已初露端倪。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行业如餐饮外卖、打车租车、订票订座、旅游出行等相继进入了移动支付时代,谁能最大限度的激活潜在用户的支付热情,谁就能真正获得利益、笑到最后。抢来的用户能否留住?怎么留?这就要求各支付平台在后期的竞争中投入更多更大的人力、财力、物力,去改进服务方式、提升服务质量、延伸服务功能、拓展服务空间,为未来更便捷丰富的用户服务和更优质的用户体验打下坚实的基础。以“互联网+”冲击消费和理财习惯,真正吸引住网民这些座上嘉宾,需要商家拿出比一个个小红包更实惠的东西,打造更自由、便捷、高效的生活方式,这样的待遇,于大家而言,算不算一个更具吸引力的“红包”?

此外,网络红包问候方式的红火,令风靡一时的短信问候出现折戟之势,尽管在数据流量方面三大传统通信运营商得到了弥补,可跨行业冲击的趋势依旧在蔓延,正面迎敌已成必须。从当年傲视群雄走到今天的黯然失色,传统通信运营商日渐突显了作为连接互联网企业与用户的“管道”作用,却失去了主导地位,垄断性随之大打折扣。技术革新、改革创新倒逼传统通信垄断行业不得不在资费调整、流量管理、功能设置等与民众息息相关的业务上作出调整,以争取用户满意,赢得发展机遇。无疑,这份福利,在不久的将来,也有望落入你我囊中。

社会经济发展和市场利益格局的分配,历来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相比于数量有限、过期不候的小红包而言,任何推动时代进步、促进行业改革的力量,都显得更加有意义。商家的网络红包只是个“引子”,它希望在导火索点燃之后,能听得到一声巨响。小小红包是否能够牵引出便捷生活“大礼包”,参写时代演进的宏大叙事,从社会变迁和公众受益的角度出发,我们乐观其成。(常春晖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