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给农村“贴金”?

2016-02-18 10:25 来源: 红网      作者:

“精准抚贫”才刚刚起步,有关农村的另一种声音便在丙申年春节里喧嚣起来。
  先是农村的“天价彩礼”席卷网络,作为一个农村人,一个生长在西北偏僻山村的孩子,我深深地知道,越来越浮躁的“天价彩礼”,已成为深山里的农民不能承受之重,却又无可奈何。当越来越多的父母为当婚之年的儿子娶不到媳妇而辗转反侧时,哪怕是“天价彩礼”也定要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扒一层皮也要凑到。而这这种鲜活的例子,不论其他地方,单就我们那一隅之地也是比比皆是。  
  春节回家才得知,我们小山沟里的最高彩礼已经赫然26万,为了娶这个媳妇,男方不得不负债累累。“倒插门”想必大家不会陌生,即便是这样一种入赘婚姻,女方也是狮子大张口要出了12万彩礼外加一辆车,对有钱人来说可能这是杯水车薪,可是对一个世代农民又无任何谋生手艺的人来说,这种付出是痛彻骨髓的,但又欣喜若狂。这种悲喜交加的心情当时会表现得非常明显,但随后这种心情定然又被日复一日的沉重劳作所淹没。  
  当然比起这种因农村贫困生活而导致的娶妻难,继而衍生因“天价彩礼”而变得愈加贫困的生活,网络上的另面报道似乎有意在加重这种苦难。  
  据财新网2月16日的一则报道,农村掀攀比购车风:负债累累却买车“争脸面”。  
  农村的攀比之风固然有之,但绝非是普遍的大众行为。这则新闻与其说是在揭露农村现代化进程中诞生的不正之风,倒不如说是在以另类口吻试图给农村打上“土包子”的印记。攀比之风存在与城市和农村,也存在于穷人与富人。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记者所得出的“负债累累却买车争脸面”论断源于对当地村官的口中,且不说这种“争脸面”是否属实。单就村官的这番表述恐怕还有文章,国家“精准扶贫”政策下,必然会有大批扶持资金随之而来,这种情况下有几个村官愿意自己的村里都是“有钱人”,恨不得个个家里无下锅之米才是最好,个中缘由大家心知肚明。
  有人想让农民富起来,可有人偏偏又喜欢自己辖区农村能再穷一点,说到底还是金钱诱惑力太大,穷山沟里能挖出“金矿”谁不动心?
  那些地理位置优越的农村,农民早已奔向了小康生活,只是还有更多看不见的穷山僻壤里的农民用锄头刨那一分两分地。他们拿什么攀比,拿什么炫耀?
  把农村的攀比陋习过分放大,或者说把这种社会陋习强浓缩于农村一隅,无非是想营造出一种“富裕”的假象,来掩盖真实的贫穷。这种给农村“贴金”式的舆论聒噪是别有用心者的“恶作剧”。或者说,这是贫富差距之大产生的舆论鸿沟,这种所谓的攀比之风争论下是对农村人的嘲笑和自我富贵的炫耀,更像是一种舆论剥削。

  然而即便农村再贫困,都市生活也抵挡不住春节期间“大逃离”。与其把春节期间的“豪赌”“争脸面”,当成一种对故乡情节的沦陷或者攀比之风,倒不如说是年轻人用城市一年的辛苦打拼换在故乡的一次“放纵娱乐”,过年就是为了开心。至于那些输光一年积蓄的报道,只能说当事人自己的问题,而这样的“傻瓜”到底有多少,聪明人恐怕扳指头都能数清。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