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克在古希腊的精神源头

2016-08-15 08:53 来源: 黑龙江手机党报      作者:罗豫

知识、艺术、体育构成了古希腊文明的“神奇秘密”,体育运动员和艺术家所做的正是转化我们体内人皆有之的渴望第一和胜利的天性,化歹念、仇恨、攻击性为崇高理想。

奥林匹克精神的真正源头,是那个在人类文明史上大放异彩的古希腊。《原生态的奥林匹克运动》就由一个当代希腊人,对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做了一次精神考古。

关于奥运会的起源,古希腊神话给人们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不过按照该书作者塞莫斯·古里奥尼斯的说法,公元前800年左右,伯罗奔尼撒半岛某处的三位国王,为改变各自国家的衰败状况,派出使节去供奉太阳神阿波罗的德尔菲神庙,向女祭司毕西娅求教。毕西娅传达的神谕是:“复兴体育比赛,给获胜者颁奖,橄榄枝环,野橄榄树枝编成的环。”

神谕拉开了奥林匹克运动和古代希腊文明繁荣的帷幕。“在漫长的岁月里,古奥林匹克运动会不仅仅是四年一次展示体育能力的盛会,更是古希腊所有年轻人的一种日常生活方式。”然而到了公元3世纪,征服希腊日久的强大罗马帝国,迈入政治、经济、军事、精神文化的全面危机时期。94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斯一世废止了古奥运会比赛,次年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在古里奥尼斯看来,奥林匹克运动与社会繁荣、文化昌盛之间的这种同步性绝非偶然,“文明”竞争是开启人类“文明”的金钥匙。

古里奥尼斯最为赞赏的奥运古风,是古希腊人并不关心比赛的成绩和奖品。德尔菲神谕中特别强调,要用随处可见、毫无用处的“野橄榄树枝”编成的环颁发给胜利者,能结橄榄果的种植橄榄树是被排除在外的。还有个例子也说明了古奥运会不重功利的色彩。掷铁饼是古希腊人非常喜爱的运动项目,至今出土的20块铁饼,大小均不相同,重量从245克到5.7千克不等。古里奥尼斯认为希腊人故意在每届比赛中准备不同的铁饼,防止选手相互攀比,滋生“成绩至上”的比赛态度。

狡猾和小聪明也是不符合奥林匹克运动初衷的。喜欢参考《道德经》的古里奥尼斯在此引道:“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公元前8世纪的大多数奥运会都只有赛跑类项目,公元前708年的第18届古奥运会增加了跳远、标枪、铁饼、摔跤等项目,到了公元前7世纪,拳击和搏击等战斗技巧类项目也被引入。古里奥尼斯认为,场地跑是最符合古奥运精神的项目,其意义有五:平行的跑道杜绝了对立和摩擦;一条白线严格划分赛道,杜绝了各种可能的违规行为和相互干扰;所有人的目光注视前方;无法动用计谋也就不存在任何形式的伪善、欺骗和侮辱;最后,也是最具有古希腊特色的,是参赛的运动员一丝不挂,赤脚比赛,和大地母亲完全接触。这在古奥运会历史上意义非凡,正如作者高度评价的那样:“世界文明追随着场地跑运动员的脚步,最终在古奥林匹亚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步伐和节奏。”

古里奥尼斯一再强调,知识、艺术、体育是希腊式教育的三个基本要素,构成了古希腊文明的“神奇秘密”:“体育运动员和艺术家所做的正是转化我们体内人皆有之的渴望第一和胜利的天性,化歹念、仇恨、攻击性为崇高理想。”千余年后,欧洲文艺复兴热情地舶来了古希腊文明,张开双臂欢迎学者和艺术家,却将运动员忘在了船上。这在古里奥尼斯眼里,是文明史上一大遗憾。

奥林匹克运动的传统直至19世纪末才重新引起关注,实在令人扼腕。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