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啃硬骨头的“急先锋” 记牡丹江市发改委投资及项目管理科科长王斌

2016-08-15 09:42 来源: 黑龙江手机党报      作者:文/摄德健宇本报记者孙昊

demo.jpg

王斌工作在哈牡客专富江镇管线迁改施工现场。

在城市日新月异的背后,有这样一群建设者,日复一日地在各个工地上努力奋战,用汗水装点着美丽的城市。牡丹江市发改委投资及项目管理科科长王斌就是这千百万劳动者中的一员,作为一名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的参与者,他每天工作15个小时以上,宁可身体透支也不让工作欠账,无论任何困难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不畏困难善打硬仗

2015年,国家重点推进项目哈牡客运专线项目建设进入攻坚阶段,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牡丹江火车站综合改造项目如何落地生根、顺利开工建设成为牡丹江的头等大事,也被列为该市的“一号工程”。市领导亲自挂帅,每周开例会。在一次例会上,太平路下穿工程掘进点拆迁难度较大的问题被提了出来:“特别是民大宾馆,2014年开始改造装修,至今已投入上百万元的资金,征迁难度较大,它的征迁速度直接影响整个工程进度。”

谁能啃动这块“硬骨头”?在领导心中,王斌成了最佳人选。从接到任务起,王斌只要有空闲就往企业跑,讲解政策、了解诉求,积极帮助企业解除后顾之忧。令他也意外的是,短短5天之后,企业就同意以评估价格签订补偿协议。

该宾馆法人代表张彬告诉记者,之所以这么快就决定搬迁,一方面因为这是市里的民生工程,不能拖后腿;另一方面是王斌的真诚和耐心打动了他,对于企业提出的困难,王斌总是积极想办法解决,从没有任何怨言。

由于在征迁工作中表现突出,去年12月初,王斌又成为牡丹江火车站临时过渡站房建设中的一员。王斌一头扎进了建设工地。冬季低温施工困难,王斌就和同事们采用点炭火加热的方法,每天进行18个小时以上的施工作业。王斌说,那段时间,忙得“脚打后脑勺”,一周才能回一次家,更不要提周末、节假日了,就连除夕都是在工地上度过的。 (下转第六版)


(上接第一版)这样奋战了60多个日夜,眼看着工程马上要“见亮”了,又一个难题摆在了他们面前——拆除无法找到全备走向图纸的车站行包楼。王斌说,由于行包楼水电暖管线与火车站周边铁路建筑互通连接,线路布设时间久远,随意拆除肯定会引发大事故。

在这种情况下,王斌带头和铁路供电段、电务段等5家铁路单位数十个部门进行沟通,在签订了协议后,还研究制定多个迁改方案,并对每个方案进行现场踏查认定。

这段时间,王斌的身体始终处于极度透支的情况,但他仍坚守在一线。巨大付出终于有了回报——改水、改电、供暖方案最终确定,并顺利完成施工。

每天15个小时泡在工地的工作狂

4月22日,牡丹江火车站综合改造项目爱民隧道施工现场,挖掘机轰鸣、运输车不断往来,夹杂起的灰尘在工地上弥漫。

正在这里检查道路管线改移进展情况的王斌,脸上一层灰,脚下沾满泥,他不断地叮嘱着施工方:“工程一周之内要全部做完,有什么困难及时和我联系,只有一条,不能耽误工期。”

王斌说:“哪一环节出现纰漏都会影响施工进度,所以每天都得往工地跑,解决问题、看进度,要不心里不踏实。”

华灯初上,王斌走出牡丹江火车站综合改造项目临时过渡站房,看到熙熙攘攘的旅客井然有序地购票、候车时,心中充满了成就感,他说:“在工作经历中,能参与如此大的工程建设,很光荣也很自豪,就算有再多困难咱也得顶住。”

一同与王斌“战斗”的同事杨磊说,每天早上王斌都会拿出一张A4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一天的工作内容,有五六十项之多,这还不算突发需要解决的,干完这些事,经常就到后半夜了。

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王斌患上了胃病、高血压等疾病,但因为工作实在太忙,他始终没有去医院治疗,面对亲人和领

导、同事的关心,王斌总是笑着说:“没事,扛一扛就过来了。”

“不合格”的父亲和儿子

在工作中,王斌始终充满激情,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然而,每每提及家人,他总是充满了愧疚。

王斌的妻子是一家单位的领导,工作也很忙。所以,夫妻二人平时没有太多时间过问孩子的生活学习状况,这使得孩子有些叛逆。王斌说:“儿子初中时学习成绩不错,考进了牡丹江最好的高中,高中三年是要劲儿的时候,别的家长都围着孩子转,而我经常一周都回不去一次家,连唠嗑的时间都没有。”

由于缺少关爱,儿子的思想产生了波动,不爱与人沟通,成绩也有所退步,无奈王斌只能给儿子办了休学。王斌说:“对孩子的亏欠,我只能在这个项目结束后,一点点弥补了。”

不仅对孩子,王斌对父母也是充满了歉意。2月底,临时过渡站房施工进入关键期。王斌坚持24小时在现场。有一天,已经一周多没有回家的他,突然接到弟弟的电话:“咱妈急发脑梗,现在半身瘫痪,住院了!”

王斌说,接到电话后,他想立刻飞到母亲的床边,但一想到他走了,工程就要受到影响,他只能继续坚守在岗位上,等到傍晚将工作安排妥当后,才往医院赶,“那种焦急,那种爱莫能助,真是一种煎熬,我的心都要碎了。”

在看望母亲的过程中,王斌的电话仍不断响起,工程上需要他沟通协调的事一件一件地往上“涌”。“哥,你忙去吧,妈有我看着,你放心。”刚刚做完阑尾炎手术不足一周的弟弟,主动担起了照顾母亲的重任。

王斌把愧疚埋在心里,又一头扎进工作,搞协调、跑现场,从早忙到晚,夜里还要加班,只能在闲暇时给弟弟打几个电话询问母亲的病情。

谈到这儿,王斌的眼角湿润了,他说:“我对家人亏欠的太多了,但是没办法,这是咱的工作。”正是“责任”二字,让王斌在“大家”和“小家”、“大我”和“小我”之间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