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里收获比金子更宝贵的东西

2016-08-20 08:10 来源: 黑龙江手机党报      作者:陈浮

文友阿土送给我一份挺特别的礼物,一个汉王电纸书。才一打开机器,首页的屏幕上就显出这样的句子:一个爱读书的人,便是拥有了许多财富。

这个赠我电纸书的文友其实更是个书痴。还记得第一次去她家,映入我眼帘的便是她满屋子的书。书架上、床头柜上、沙发前的茶几上,甚至是卫生间里,也可见书自然躺卧。那些书大多是文学典籍,但也不乏许多文友出版赠送的书籍。她如数家珍般跟着我介绍每一本书的来历,娓娓道来那些书里的故事。原以为我是一个读书女子,可是看过她的家,我才豁然间懂了什么是日困书城,听她一席话,我才知道我有多贫穷。那次我也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都不知道该看哪本书了。看着那些书我也好像是看到了绝世美女一样,竟然眼神儿里有一丝丝贪婪,开始垂涎三尺了。该是看穿了我的心,那次临别她便送了我《现代女作家选集》和《萧红作品集》两本厚厚的书。她说:“这书你先看着。”

本以为故事就到这里了,毕竟爱书之人都拿自己的书当宝贝,就算我垂涎爱慕,可是阿土又怎能舍弃所爱呢。突然有一天中午,我正吃饭呢,她便来了电话。她说她要搬家了,书自然要重新整理和筛选一番,她说她挑出了几箱适合我读的书,下午便会驱车送过来给我。那一刻我仿佛是得了那几箱子书的无形滋养,居然撂下碗筷儿不吃了,就盼着早些看到那些箱子里的美女。记得那几箱书送来的下午,我一一端详了每一本,也逐一翻看目录,想先睹这些“女子”的清逸与端美呢。那一次在翻开这些书的时候,我也瞬间感受到一股子暖流,那是一种书友之间暖暖的情谊和感激。

过了不多时日她居然又送来了两箱子书给我,她说:“你喜欢读书,这些就都给你吧!”当时我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在我感觉这些不过是她想打入冷宫的女人而已。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搬家,也不是什么把书筛选弃之,而是她想给她爱过的书再找一个会爱它的主人而已。该是怕没个托辞,我不会接受那些馈赠,阿土这读书人才有了一次善意的谎言。也是自那一刻我对阿土更多了一层敬佩和感激。

读阿土送我的那些书如今是我每日必修的功课,我喜欢那种一摞书,一筒笔,一壶茶的惬意。这些书中有一大部分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线装版本,虽然有些参差,可是我喜欢。每一次读及,我总是越过那些泛黄了的书页,看到淡淡笔意间的君子之风,也总会觉得那些线条勾勒出了一种读书人特有的美。

阿土,我一直喜欢这样称呼她。和阿土是因为书才成了要好的朋友和闺蜜。

阿土送我的电纸书是一个黑色皮肤的家伙,看外观它长得很像是一个黑色笔记本。与笔记本不同的是它的肚子里装着许多名家书籍全本,甚或是辞典、字典,乃至在线读书……它不比那些纸质书,不需要占据我许多空间。它的衣兜里,居然还藏着一支笔,看着它,我总会想起昔日笔筒里的错落有致。

看着阿土送来的电纸书,我沉思了,仿佛看到了几朵明艳的落菊零星散落在心上,也仿佛看到一幅画,我和阿土都在秋阳里,时日宁静,我们正各自读书。一本电纸书,一幅秋阳读书图。同样是有书、有茶、有笔墨、有落英,其实我更期待有一红泥小火炉。我想把因书而来的情谊烹煮在茶里,搁置在小火炉之上。我也想那落英是读书过程中沉淀下来的美好,是因着书而永存在记忆深处的一份情。

由《中国文学史》及至《新诗创作谈》,由《诗人与诚实》及至大部头的名家系列……我穿行在唐风宋雨里,亦是行走在文字的山水间。阿土更是,她说,她在写一篇文章,是说她要淹没在文字的海洋里。她也说,书读得多了,日子过得久了,可是却豁然没有了遨游或是行走的魄力,只是她还是喜欢静夜时跌入这片池塘,享受一份心灵的宁静。

是受阿土熏染?还是读了许多书过后豁然之间的感动?我也想写篇文字了,我没想着篱边道旁,时见秋光丛丛,也没想着雪野之间一片光媚,天气朗清。我只想农人携锄前来亦可除去生活中的那些残叶枯茎,只想在读书里更多收获比金子更宝贵的东西,就如友谊……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