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运通:打造全国对俄物流服务体

2016-09-22 15:37 来源: 黑龙江手机党报      作者:记者陈渌狄婕

日前,在龙运集团哈尔滨俄运通科贸有限公司,记者看到来自阿里巴巴的三个集装箱订单、来自哈尔滨本地工厂的汽运订单、来自广州的零担出口货物正通过俄运通在线平台接单、处理,然后从温州、哈尔滨、广州启程,分别通过汽运、铁路集装箱发运俄罗斯。

我省是对俄贸易大省,如何将对俄产业做大,如何在跨境物流中寻求龙江对俄发展商机?作为“新字号”企业,哈尔滨俄运通科贸有限公司正在为跨境物流行业开辟一条新路径。结合“一带一路”战略,运用“互联网+”思维,通过搭建对俄物流信息化操作平台,聚集全国国际跨境运输企业汇集到龙江的平台上,让小平台产生的大数据为龙江找到对俄发展的新契合点。

小数字引发大思索

从痛点中找到对俄跨境物流商机

在哈尔滨俄运通科贸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每天都要处理很多来自中俄客户的繁杂的运输业务。这些业务订单是从全国各地汇集到俄运通网上平台的。而这些与俄运通合作的企业更包括了很多业内大咖。

一个看似普通的网上平台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磁石效应呢?在CEO张爽看来,创办的原动力正是因为找到了对俄跨境物流企业的痛点。

在俄工作多年的张爽,2010年回到国内。在与很多对俄货运代理企业的管理者聊天中,他发现,中俄国际货运行业里,缺失数据作业和标准化作业,由此导致了国际物流行业成本高、效能低。张爽说,举个例子,你要发一单货,由于火车站的名字在翻译中很难被辨识,所以每个车站都会有一个6位数的数字为代表,简称为铁路站编。在俄运通网上平台创办之前,几乎所有的国际货运代理公司想要知道铁路站编,需要买一本非常厚的书去查询,这种方式既原始,又不能保证信息的及时更新。再比如运价核算,过去,接到一个订单,中国的国际货运代理公司需要找一个俄罗斯的货运代理公司咨询运价。但是你的咨询到了俄罗斯后,是否能得到第一时间的处理,这其中人为的因素很大,在处理中,数次的沟通、反复的联系,使得询价成为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最少都要72小时。对大部分中国的国际货运代理公司而言,每天60%的工作量就是用来询价。

企业的痛点就是潜在的商机

2011年,张爽的团队开始做整个行业的数据梳理。初衷就是为对俄国际货运代理公司搭建一个资源共享、方便业务操作的网上平台。2015年,俄运通网上平台正式发布。在张爽的操作下,记者看到,俄运通平台上,所有的数字化信息,包括铁路站编、海关编码、关税、税率等等,都可以一键查询。甚至连运价核算,将出发地和目的地输入进去,只需短短几秒钟就可以完成,而所有的操作都做到了中、英、俄三种语言的随意切换。

从信息平台到作业平台

全国70%对俄货代企业汇聚俄运通

在俄运通网上平台,所有和对俄跨境运输有关的信息都可以轻松便捷查找到。然而,仅仅靠信息化就可以吸引全国各地的货运代理公司都来使用吗?

在张爽看来,俄运通平台的定位十分重要。“这不仅仅是一个信息平台,更是一个作业平台。”张爽说,如果只是信息平台,在这个领域是无意义的。比如,我告诉你,从哈尔滨到莫斯科的集装箱运输要2000美金,那你还会问我,2000美金找谁去运呢,你还要去对接。但作业平台就是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做好了,你只要确认价格,点击下单就可以。只需一次作业,包括报关、发运、通关、换装、境外运输等所有的环节,俄运通都可以给你对接。

张爽说,作业平台解决了企业的很多难题。首先,是信息化的共享。铁路站编、海关的信息、价格的核算,这些每天都要用到的,现在不需要找任何人去询问了。其次,是解决了物流成本过高。去掉一些中间化环节,来自全国运往同方向的货源可以采取“团购”的价格进行运输。而带给行业最大的变革是协同作业。张爽说,从哈尔滨运一个集装箱到莫斯科。货主要联系车队,到集装箱堆场取集装箱到工厂装货;然后联系货运代理公司,联系代理报关公司;货运代理公司需要联系口岸;代理报关公司需要联系海关……一直到将货物送到客户的手中,需要几十道工序。目前,这些工序的作业模式是分段作业,服务链条是断裂的。在一单货物的运输组织里,每一个小小的变更,都需要通过这个链条上的每个利益主体进行反复的传送。而俄运通打造的协同作业,让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针对这单货物进行信息操作,相互之间可以及时地看到信息的变化而有没有交集,既保障了每一个主体的利益,又将服务的成本降到了最低。

目前,俄运通网上平台已经有133家国内货运代理企业和69家俄罗斯服务商注册使用,这个数字占到全国该行业的70%。

中俄铁集国际货运代理公司总经理郝国旗告诉记者,作为一家专门从事中俄间铁路集装箱运输代理业务的公司,我们也有自己的内部作业系统,但更愿意使用俄运通网上平台。因为俄运通提供的网上工具,更方便业务员操作。从接客户订单到将货物送达,这是一个很长的链条,但在俄运通平台上很方便。

平台经济汇聚“三流”

助力龙江成为对俄物流最大服务主体

目前,通过俄运通网上平台下单运输的货物只有很少的部分是黑龙江本地货源,那么,这样的平台会给我省带来什么呢?

龙运集团总经理刘少波说,虽然俄运通网上平台的所有服务都是免费的,但是通过这个平台我们能整合所有对俄物流服务端,通过服务贸易聚集无穷大的能量,打造一种“平台经济”,汇聚资金流、信息流和物流,让这“三流”通过平台来流转。带动线下实体物流园区,以物流园区为点,串联哈尔滨到口岸城市的出口资源整合。以平台为窗口、以系统为纽带、以服务带动贸易,以运力集成降低成本。比如,龙运集团对俄出境车辆有70多辆,通过这个平台提高使用效率50%以上,降低了空驶率,提高了对俄物流的盈利能力。通过提高产业集中度和信息对称程度,把过去分段、零散、断裂的组织环节通过俄运通平台整合到一起,从而打通中俄物流大通道。

采访中张爽对记者说,杭州之所以是电子商务最前沿的城市,就是因为淘宝的平台在杭州。淘宝上的货并不是在杭州卖出去的,但是最大的受益人是杭州。因为所有的信息、数据在杭州,所有的商务服务主体全部在平台上,虽然是虚拟化的,但也就相当于留在杭州。张爽说,我省打造对俄大通道,就是要让龙江成为对俄物流的最大服务主体。

平台端口在龙江,资金流就汇集到龙江。而平台经济带来的信息流更是有无限大的价值。

张爽说,信息流就是这个行业的所有流转数据。货物出口数据,海关数据、物流数据等等,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大数据。比如说,利用俄运通平台对机电类产品的数据分析。这类产品出境在哪几个口岸,每个口岸出了多少,上半年用了哪种运输方式,每种品牌出了多少,每种品牌的型号是什么,俄罗斯哪个地点收货最多,用了多少关税等等。这些数据就是信息流,就是大数据。基于这些,我们就能知道,我们省哪个产业在大数据中找到契合点,让龙江的资源在这个大数据平台上去放大。

如今,俄运通正吸引越来越多的对俄跨境运输企业聚集到平台上,聚集到“龙江”来,通过“大数据”为我省带来大效益指日可待。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