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2018-05-03 14:09 来源: 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白亚光

(一)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在上个世纪末的1999年9月,在世界颇有影响的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国际互联网上举行“千年最伟大思想家”的投票活动,结果马克思名列榜首,爱因斯坦位居第二。

2006年7月,英国广播公司公布了“谁是现今英国人心中最伟大的哲学家”的调查结果,马克思又以27.9%的得票率名列榜首,远远高于第二位的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12.6%的得票率。

2007年4月9日,英国媒体又公布了英国国防部一项未来30年全球趋势的报告,认为由于人口预期在30年后突破85亿大关,其中大部分新增人口来自发展中国家和财富集中于少数人口、超级富有者与中产阶级之间鸿沟扩大等原因,“马克思主义将在全球实现复兴”。

2008年开始发生的国际金融危机,引起了人们对资本主义的反思。在这种反思中,很多人开始研读马克思的《资本论》。有报道说,2008年《资本论》的销量是1990年的100倍,“连银行家和经理们也开始读《资本论》”。“德国财政部长公开对媒体表示赞同马克思的部分观点;法国总统萨科齐也被人发现在翻阅马克思著作;罗马教皇似乎也忘记了马克思是主张‘无神论’的,他称赞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具有‘绝佳的分析技巧’”。瑞士银行资深经济顾问乔治·马格努斯向人们提出了“能否用卡尔·马克思来挽救资本主义”的问题,认为马克思切中了资本主义病根,在金融危机和接下来的经济萧条中,马克思的“幽灵”已经从“坟墓”中复活。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即使在当今西方社会,马克思主义仍然具有重要影响力。马克思被西方思想界评为‘千年第一思想家’。美国学者海尔布隆纳在他的著作《马克思主义:赞成与反对》中表示,要探索人类社会发展前景,必须向马克思求救,人类社会至今仍然生活在马克思所阐明的发展规律之中。”

这种情况令人深思。

(二)

为什么马克思在西方受到尊崇?

第一,马克思对商品经济的内在矛盾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在此基础上对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和种种弊病作出了深刻的揭示。这一点已经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所证实,特别是为上世纪三十年代发生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大危机所证实。2008年发生的国际金融危机,尽管有种种原因,但根源仍然是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具体表现为生产无限扩大趋势同劳动群众有支付能力的社会购买力相对缩小的矛盾,贫富差距扩大造成社会有效需求不足或生产相对过剩。为解决这一问题,美国政府发展政府消费信贷,鼓励人们“透支消费”,使美国居民不仅用尽了当前的收入,而且透支了“未来的收入”,形成了巨大的债务。为了转移和分散风险,各放贷机构和投资银行就制造各种金融衍生品,以“高回报、低风险”为诱饵,推销给社会乃至全世界。一旦经济不景气,出现大批失业者,还不起贷款,次级债务大量涌现,银行呆账、坏账成堆,相关投资银行必然面临破产。而一旦延伸过长的链条断裂,危机就以海啸的形式爆发。

第二,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矛盾提出了解决的办法,并取得了成效。正如有的学者所指出的,马克思提出的实施高额累进所得税制、高额累进遗产税制和社会失业保障制,这相当于“内科疗法”;而马克思所说的“社会革命”,则相当于“外科手术”。其中“内科疗法”纷纷为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所采纳。当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为解决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实行“新政”,政府干预市场经济,其中影响最深远的干预政策,就是制定《社会保障法》,规定实行老年保险和失业保险,帮助无力养活自己的人;制定财产税法,实行按收入和资产的多少而征收的累进税,代替过去的单一税,这实际上是把马克思的思想通过立法程序变成了可操作的法律法规,以致当时美国的一些大垄断家庭财团攻击罗斯福是“赤色总统”、“共产主义代理人”,说罗斯福的《社会保障法》是从《共产党宣言》上逐字逐句抄来的。英国的情况也很说明问题。1945年,英国举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第一次大选,当时英国保守党领袖丘吉尔正因在战争中的表现而享有很高威信,自以为胜券在握,结果却败在英国工党手下。原因就在于工党战时参加联合内阁时推行了一些具有社会主义因素的政策,如国家对经济进行调控,部分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企业实行国有化,实行社会保障立法等,英国民众对社会主义颇有好感。而丘吉尔还是大肆攻击社会主义,说“社会主义无可挽回地同极权主义和卑劣的国家崇拜交织在一起,……一个自由的社会对社会主义学说是格格不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更多地吸取了社会主义的许多政策,才取得了一个时期内的稳定发展,避免了社会革命的命运。

第三,马克思以消灭剥削和压迫为宗旨的人类解放思想,仍然是人们今天探索替代资本主义社会模式、构建人类理想社会的最为宝贵的思想财富。他对未来社会发展的一些预见,如消灭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等等,在当今世界发展中已经可见端倪。特别是马克思观察和认识资本主义社会和整个人类社会的方法即唯物辩证法,更因为历史的验证而为越来越多的的有识之士所理解。正如一位美国大学生所说:“马克思主义让我从不同的视角看待事物,在分析经济问题的时候我不会像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把问题简单化”;“我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马克思,知道他提倡全人类的平等,而这正是美国人号称追求的。”

(三)

西方社会存在着一种对马克思的尊崇,我们队伍中的一些人却存在着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危机。这种危机,与历史发展的复杂现象相关,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宣布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资本主义国家却借鉴马克思的学说和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些经验获得了比较稳定的发展;马克思主义宣布社会主义要代替资本主义,我们的社会主义却经历了种种挫折,之后又借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经验教训来重新认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认识不清这种复杂现象的本质,就会以为马克思主义不灵了,社会主义失败了。实际上,无论是资本主义的发展,还是社会主义的实践,都证明着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而理解这一问题的关键,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同商品、市场经济的矛盾运动联系起来加以考察。

商品是马克思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分析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历史和逻辑起点。从这里入手,马克思一方面充分肯定了商品经济特别是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重大历史作用,一方面得出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必然性结论。今天,我们则把社会主义制度同市场经济相结合,在此基础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改革开放、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使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具体地了解了商品经济的内容、形态、特点和利弊,也会更加容易理解马克思对商品、市场乃至资本内在矛盾的分析。人们会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商品经济是人类发展不可逾越的阶段,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过程;而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内在矛盾运动,必然导致社会主义的实现,并最终达到共产主义。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方面为我们向社会更高阶段的发展创造着日益丰富的物质条件,另一方面也为人们深入理解马克思主义创造了条件。不经历、不了解市场经济,我们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总会或多或少地带有空想的成分。只有深入了解了市场经济,才能真正认识到: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首先不是因为它多美好,而是人类继续生存和发展的要求,这是一种必然性要求。认识到这一点,才能真正领会马克思主义、才能实现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

(四)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坚定不移地把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这种信仰的力量,即使他的对手也能强烈地感受到。云南省腾冲市的和顺乡是著名的侨乡,从这里走出了中国现代著名的哲学家艾思奇。他写的《大众哲学》,从当时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到高级干部和将领,从“国统区”的教授到青年学生,都认真阅读,以致从1936年到1948年的12年间,发行了32版,创造了出版界的奇迹。1984年,从台湾回大陆的原蒋介石高级幕僚马壁先生同艾思奇的家人讲:蒋介石曾经说过,我不是败给了共军,而是败给了艾思奇的《大众哲学》。马壁先生由此题诗:“一卷书雄百万兵,攻心为上胜攻城。蒋军一败如山倒,哲学尤输仰令名。”诗后小字注曰:“一九四九年蒋介石检讨战败原因,自认非败于中共之军队,乃败于艾思奇《大众哲学》之思想攻势,一九五七年夏月提到大众哲学余悸犹存。”这首题诗,现在挂在和顺乡的“艾思奇故居”里,它使我们能够更深刻地理解毛泽东所说的话:“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

1992年,邓小平针对当时国际上社会主义发生的挫折和党内一些人产生信仰危机的情况指出:“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封建社会代替奴隶社会,资本主义代替封建社会,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但道路是曲折的。”“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锤炼,从中吸取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因此,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没用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今天读起这些话,更为邓小平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和深邃的政治眼光所震撼。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人类思想史上,还没有一种理论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人类文明进步产生了如此广泛而巨大的影响”“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它是科学的理论,迄今仍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他多次强调,要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

要坚持马克思主义,还要根据新的实践发展马克思主义,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造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先进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艰巨性,真正树立起“四个自信”,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时候,人们会想起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评价:“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历史已经证实并将继续证实这一点。

黑龙江手机党报首页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